啊神经病

照片!手机壳!!

乐乎印品:

乐乎印品「8寸照片书·雅致本」&「手机壳定制·马卡龙色」即将上线,邀你免费体验!

似水年华,总有些画面值得永驻;生活中的小确幸,总想要牢牢握在手心。这些,乐乎印品通通满足你。「8寸照片书·雅致本」&「手机壳定制·马卡龙色」即将同时上线,特邀LOFTER用户进行公测。

这次我们玩点大的。11月14日10:30前在LOFTER推荐/转载本文即表示报名参与公测,我们将随机抽取11个照片书免单名额111个马卡龙色手机壳免单名额


公测商品:

「8寸照片书·雅致本」

1、布面开窗款照片书,捧在手上的仪式感

2、五色布艺封面可选,24张图片自动排版

3、布艺包覆封面封底,端正蝴蝶装帧

4、进口意大利细格纹纸,精装对裱工艺

5、HP Indigo数码印刷,充分还原图片本色

6、慕斯手感的礼盒包装,内置贴心丝带提手


「手机壳定制·马卡龙色」

1、薄荷绿、芝士黄、樱花粉、香芋紫、海风蓝,五种包边配色选择

2、硬质背壳配合柔软包边,超强柔韧抗摔保护

3、背壳图案个性印制,高清色彩安全耐磨


活动详情:

1、在LOFTER内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,随机选出11个照片书0.1元体验机会和111个马卡龙款手机壳0.1元体验机会。

2、获奖名单将在商品正式上线后,由  @乐乎印品 公示并以私信形式发放。

3、参与公测的用户在收到照片书雅致本和马卡龙色手机壳后,到LOFTER晒单并打上#我印过的乐乎印品#标签,还有机会获得再次免单的奖励。


感谢 @Kori Song 顆粒 、 @linali的小星球 提供配图

Like A Whimper:

试一下仰视的角度。
还有一只阁主在镜头外拿着树枝伸下来逗他玩_(:з)∠)_

      “78人?”林殊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。睁大眼睛看向蔺晨,后者则肯定地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 林殊好像又回到那日血战,那片火海之中,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,烈焰与鲜血分不清,敌人与友人亦分不清,被对方伤一刀便回一枪……直到跌入雪窝中……他倒差点忘了,昔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赤焰大军已成逆贼,自己引以为傲的父亲,运筹帷幄的聂叔叔,林家众位叔伯亦已长眠梅岭。
        他黯然的坐回,第一次茫然无措。
        “78人目标太大。父亲与我商议分次护送”蔺晨收回目光,继续说道。“面容未损者可直接办成逃难民众”
        “赤焰军众将士皆有登记造册,千夫长以上将领更有小像!”
        “无妨!易容便是——我已看过,有3人重伤至无法坐立得让他们待在北境,剩余的人分成四部分,分别办成商贾,义庄,乞丐,一部分直接交由镖局护送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镖局?托镖?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若都送到琅琊山,是否引人注意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——公子若是信任,可将部分人送到药王谷。总归是深山老林,也更方便些……”素老谷主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多谢谷主相助。”林殊拱手作揖道
         “至于你!白猴——林殊,明日你便随我一同回琅琊山!”蔺晨继续。“我要把你藏在马车底座,来个瞒天过海~欸——别这样看我,你是不能再待的,交给别人我爹又不放心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可是他亲儿子——”看着这人越说越没规矩,蔺清风直接在后踹了人一脚,蔺晨摔了个顶朝天~~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本该好好休息。”蔺晨看着来人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林殊径直走到廊下,坐于他侧。“睡不着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该不是做噩梦了?”蔺晨用手肘撞他一下,一脸戏谑“怕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确实做梦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怕,有蔺晨哥哥在呢”说着便伸手去拍人家肩膀,摆出一副老大哥的表情。直接被林殊给打回去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“梦到什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父帅”林殊望向院中的红梅“他推我入悬崖,又让我活下去——为了赤焰军活下去……我想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还不简单呐!”两人四目相对“劫后余生!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呗~”蔺晨眼里漾着笑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倒真是。”林殊也笑起来“殊不知蔺公子还会解梦”剑眉上挑,眼睛里是蔺晨洋洋自得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本公子那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!你别笑啊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殊撇嘴不愿搭理他,真是给根杆子就敢往上爬。一瞧人家这幅表情,蔺晨不高兴了“你还别不信!你爹当年可是嘱托我,等将来你来了江湖,让我好好照顾你嘞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殊默默往旁边挪了个位置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——”蔺晨闭上眼睛,将头扭向一边,屁股缺朝人在的方向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夜漫漫…明天还很远,明天也很长。

     "小殊,你别怕!我与你父亲是故友。"蔺清风率先开口。
     “故友?”林殊挣扎着从榻上起来,卫峥忙上前扶住他。
      “少帅!”聂铎抱拳单膝下跪,见来人林殊眼神霎时暗淡。被卫峥搀扶着的一边,不自觉收紧,抬手示意他起来,又看向蔺清风。
      “是!蔺清风——你一定听他提起过。”
       “蔺——清,确实有。您?”拉过一旁摇头晃脑的蔺晨,略一介绍。林殊的注意显然不在这,他又问“您可知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这——不知。”蔺清风稍作停顿后答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。如若不知,您就不会到梅岭救人了。”林殊直接吼出来,怒目相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!你这人倒是不识好歹啊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晨儿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赤焰谋逆,谢玉率二十万大军前往梅岭讨贼……”卫峥,聂铎皆低头不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林殊上前一手抓住蔺晨的衣领,作势要揍他。可是他却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渴,太口渴了。他放开蔺晨,双目在屋内来回。眼睛已染上一层红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蔺清风上前拉住他,“不好,这是火寒毒发作了”火寒毒?那是什么?我只是有点渴,有点难受,有点烦躁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挣脱开,拿起桌上的水壶仰头直灌,没来得及饮进的水顺着脸,脖子逐渐湿了他的前襟。没——没用。他将水壶丢向一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蔺清风赶紧抓过蔺晨的手,顺带拿刀一抹,惊得蔺晨倒吸了口凉气“爹!我可是您亲生的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殊!来——饮血才可克制毒发”本来看着那抹鲜红的血流的林殊霎时变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让我饮血?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他喝我的血?!”两人几乎同时开口。蔺宝宝心里苦~~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唯一的方法,小殊,你且忍忍”蔺清风注意着林殊眼神的变化……然林殊究竟不能接受这种荒谬的说法,转身便要跑。卫峥抢先拦住,聂铎也一同上前压制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!我是人——如何能饮血?!哪需饮血?!”两个汉子眼见拦他不得,又有几人上前一同绊住他。可他仍然直摇头,不肯再看一眼蔺晨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爹啊!儿子这血都要就地上了,还是让我先包起来吧!”可是蔺清风此时一心都是林殊,蔺晨只好 怃然自己到一边拿个碗接起来。╭(╯^╰)╮哼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还想活下去吗?”蔺晨推开卫峥,直面林殊,“还想活下去吗?”林殊终于安静下来,其余人亦退到一旁,终于发现了手上恣意生长的白毛,活
下去?当然,但不该饮血…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需小酌一口!压制住毒性便是。等你随我们回琅琊山解了毒,便不用了”蔺晨将碗递到他面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?——”林殊看向蔺晨的眼睛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必倾力医你。”蔺清风先道。林殊点头,接过碗,嘴唇轻沾,便拿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太少了!你这样,一会儿我爹还得让我割腕——”
林殊面上一惊,赶紧又拿过来,真真实实的喝了一口。并没有腥味,反倒是带着药香,有一丝丝甜味。这想法把林殊吓了一跳,赶紧还回去……

入夜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爹,加上今天救回的人已有76人,还要继续搜救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76人,这6天,7万多人只能救到76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爹?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能再停留了,明日与小殊商量一番,便先将人分批送回琅琊山吧!他……只能先确保他们的安全了。阁内众人,你还需递信让蔺轩盯紧,切不可走漏消息……谢玉已率主军回金陵,结果很快便能揭晓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您放心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他一生保家卫国,心计天下,倒最后竟落个谋逆的罪名,死无全尸——你说?他可曾后悔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孩儿不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……”抬头望向窗外的圆月,明明如月,只是斯人已逝。“他哪里还能悔?!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
     “听说蔺公子又救回一人,可知是谁?”
      卫峥半跛着脚仍是两步并做一步走的进来,让蔺晨看了直摇头。只努了努嘴,朝榻上一指
     
     “喏——在那儿呢!”

      卫峥定睛看了许久,又走近端详了会儿……“卫峥啊~你这是赏宝呐?就一白猴🙈”蔺晨双手揣进袖中,调侃到。

      卫峥却突然往床边扑通一声跪下,一时之间百感交集,一手颤抖着指着那人说“少帅!——竟是少帅……”后半句几乎哽在喉咙里,沙哑不成声调。面上却渐渐湿润起来,倒不知道是喜是悲?!

      屋内顿时呼声四起。只有蔺晨了然的点了下头,心想——也是,那样坚定的眼神,身处死亡之境还依然那般清澈明亮的眸子,也只有那人了。

      屋内喧哗引得榻上之人眼睑颤动。那点光亮越张越大,他终于看清了眼前人,牵动声带缓缓问“卫峥,你把援军带回来了吗?”看来这人尚在梦魇中,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 听到这话,卫峥只觉一时悲恸至极“没……没有,卫峥无用,请少帅降罪”卫峥不敢看他,只得双掌着地,前额亦紧贴着地面。却仍是颤着音。

     “没有便没有罢!父帅——”双目回旋一圈,渐渐看清周围环境后,那带着鲜血和烈焰的记忆便也一点点涌来。
       他突然坐起身来,喝道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是谁”       眼神犀利如刀般扫视而过,紧咬牙根,那语气似命令似警告!竟叫屋内之声戛然而止。所有眼睛都不由自主会聚到一处,或惊或怕。

      嘿——这架势嘛倒还真是个少帅的样子,比本公子嘛,总还是缺了些文雅啊,老爹! 蔺晨侧目望向门口那袭白色的身影,嘴角微漾~

    眼看人就要掉过三楼,蔺晨一个急冲向前,侧身撞破玻璃,跃向空中,拼命将手往前够,抓到那人衣服就往怀里带,紧接着翻转了身体让自己垫在下面,又死死将那人的头护在自己胸前。

    这一连窜的动作,直到落到地面不过几秒,对蔺晨来说却需跨越两世的时间的长河。

    一连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,蔺晨仍维持着刚才的动作。直到四肢和背部的疼痛将他拉回现实,他才有空笑骂句“梅长苏,你大爷的!”声音却有气无力,倒有些劫后余生的释然。只是怀里的人却恍若未闻,只见他双手攥紧蔺晨的衣服,双目淌着泪却倔强的笑着。得!这真是把蔺晨吓坏了~

     他说“救救我啊!蔺晨——”

     “呵呵…”还好,还好!人还是好的“好”他一口答应。一向如此,他想。说罢
,也不理会周身的痛感,只尽力去抱紧怀中的人。
     这梦如何能醒呢?他哪里还能醒呢?这份执念深入骨髓,这人令他朝思暮想,夜不能寐……

   蔺晨听着由远及近的呼声,终究抵不住眼皮的沉重,闭上了眼睛,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长苏,我们又在一起了。真好。

涂樓:

【藺蘇百吻】
【第十吻/愛訣別吻】

生死契闊,與子成說。
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

可好?

=============
【LO主側顏病發症】
【拒絕約談人生!】
這篇草稿早已打好許久......
只是一直丟在電腦的一角
如今終於有機會圓滿它!

     “长苏,你一定不知道聂铎为什么生气…”

     “长苏,我总爱笑天下可笑之人,可总不能笑你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 “知道”

     “长苏,你的血还是红的吗?”

     “此身仍在,此血仍殷”

     “长苏,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;你虽食言,我却不能失信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