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神经病

     “长苏,你一定不知道聂铎为什么生气…”

     “长苏,我总爱笑天下可笑之人,可总不能笑你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 “知道”

     “长苏,你的血还是红的吗?”

     “此身仍在,此血仍殷”

     “长苏,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;你虽食言,我却不能失信”

评论(3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