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神经病


     “听说蔺公子又救回一人,可知是谁?”
      卫峥半跛着脚仍是两步并做一步走的进来,让蔺晨看了直摇头。只努了努嘴,朝榻上一指
     
     “喏——在那儿呢!”

      卫峥定睛看了许久,又走近端详了会儿……“卫峥啊~你这是赏宝呐?就一白猴🙈”蔺晨双手揣进袖中,调侃到。

      卫峥却突然往床边扑通一声跪下,一时之间百感交集,一手颤抖着指着那人说“少帅!——竟是少帅……”后半句几乎哽在喉咙里,沙哑不成声调。面上却渐渐湿润起来,倒不知道是喜是悲?!

      屋内顿时呼声四起。只有蔺晨了然的点了下头,心想——也是,那样坚定的眼神,身处死亡之境还依然那般清澈明亮的眸子,也只有那人了。

      屋内喧哗引得榻上之人眼睑颤动。那点光亮越张越大,他终于看清了眼前人,牵动声带缓缓问“卫峥,你把援军带回来了吗?”看来这人尚在梦魇中,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 听到这话,卫峥只觉一时悲恸至极“没……没有,卫峥无用,请少帅降罪”卫峥不敢看他,只得双掌着地,前额亦紧贴着地面。却仍是颤着音。

     “没有便没有罢!父帅——”双目回旋一圈,渐渐看清周围环境后,那带着鲜血和烈焰的记忆便也一点点涌来。
       他突然坐起身来,喝道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是谁”       眼神犀利如刀般扫视而过,紧咬牙根,那语气似命令似警告!竟叫屋内之声戛然而止。所有眼睛都不由自主会聚到一处,或惊或怕。

      嘿——这架势嘛倒还真是个少帅的样子,比本公子嘛,总还是缺了些文雅啊,老爹! 蔺晨侧目望向门口那袭白色的身影,嘴角微漾~

评论(3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