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神经病

     "小殊,你别怕!我与你父亲是故友。"蔺清风率先开口。
     “故友?”林殊挣扎着从榻上起来,卫峥忙上前扶住他。
      “少帅!”聂铎抱拳单膝下跪,见来人林殊眼神霎时暗淡。被卫峥搀扶着的一边,不自觉收紧,抬手示意他起来,又看向蔺清风。
      “是!蔺清风——你一定听他提起过。”
       “蔺——清,确实有。您?”拉过一旁摇头晃脑的蔺晨,略一介绍。林殊的注意显然不在这,他又问“您可知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这——不知。”蔺清风稍作停顿后答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。如若不知,您就不会到梅岭救人了。”林殊直接吼出来,怒目相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!你这人倒是不识好歹啊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晨儿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赤焰谋逆,谢玉率二十万大军前往梅岭讨贼……”卫峥,聂铎皆低头不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林殊上前一手抓住蔺晨的衣领,作势要揍他。可是他却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渴,太口渴了。他放开蔺晨,双目在屋内来回。眼睛已染上一层红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蔺清风上前拉住他,“不好,这是火寒毒发作了”火寒毒?那是什么?我只是有点渴,有点难受,有点烦躁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挣脱开,拿起桌上的水壶仰头直灌,没来得及饮进的水顺着脸,脖子逐渐湿了他的前襟。没——没用。他将水壶丢向一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蔺清风赶紧抓过蔺晨的手,顺带拿刀一抹,惊得蔺晨倒吸了口凉气“爹!我可是您亲生的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殊!来——饮血才可克制毒发”本来看着那抹鲜红的血流的林殊霎时变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让我饮血?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他喝我的血?!”两人几乎同时开口。蔺宝宝心里苦~~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唯一的方法,小殊,你且忍忍”蔺清风注意着林殊眼神的变化……然林殊究竟不能接受这种荒谬的说法,转身便要跑。卫峥抢先拦住,聂铎也一同上前压制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!我是人——如何能饮血?!哪需饮血?!”两个汉子眼见拦他不得,又有几人上前一同绊住他。可他仍然直摇头,不肯再看一眼蔺晨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爹啊!儿子这血都要就地上了,还是让我先包起来吧!”可是蔺清风此时一心都是林殊,蔺晨只好 怃然自己到一边拿个碗接起来。╭(╯^╰)╮哼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还想活下去吗?”蔺晨推开卫峥,直面林殊,“还想活下去吗?”林殊终于安静下来,其余人亦退到一旁,终于发现了手上恣意生长的白毛,活
下去?当然,但不该饮血…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需小酌一口!压制住毒性便是。等你随我们回琅琊山解了毒,便不用了”蔺晨将碗递到他面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?——”林殊看向蔺晨的眼睛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必倾力医你。”蔺清风先道。林殊点头,接过碗,嘴唇轻沾,便拿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太少了!你这样,一会儿我爹还得让我割腕——”
林殊面上一惊,赶紧又拿过来,真真实实的喝了一口。并没有腥味,反倒是带着药香,有一丝丝甜味。这想法把林殊吓了一跳,赶紧还回去……

入夜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爹,加上今天救回的人已有76人,还要继续搜救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76人,这6天,7万多人只能救到76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爹?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能再停留了,明日与小殊商量一番,便先将人分批送回琅琊山吧!他……只能先确保他们的安全了。阁内众人,你还需递信让蔺轩盯紧,切不可走漏消息……谢玉已率主军回金陵,结果很快便能揭晓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您放心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他一生保家卫国,心计天下,倒最后竟落个谋逆的罪名,死无全尸——你说?他可曾后悔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孩儿不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……”抬头望向窗外的圆月,明明如月,只是斯人已逝。“他哪里还能悔?!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评论(8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