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神经病

一壶茅台:

-“我要离开金陵啦。”

-“还会再来吗?”

蔺晨看着这个陪他闹了两个月的人类孩子,弯下腰亲了一下他的额头。

-可能见不到了吧……

他这样想着,悄然抹去了林殊关于他的一切记忆,又惴惴不安地施下了一个术——只要林殊遇到了生命危险,他就能感应到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至此,小小殊时期就结束了。


披着刀衣的小糖片:

【别哭,我们很快便会相见】
【以梅长苏的身份】



by渔樵听风(我要挂听风2333,她说这图的原名叫【傻了吧,抱不到】2333)




一壶茅台:

-“霓凰和景琰也不行吗?”

-“不行,能知道我的只有你。”

-“啊……”

-“啊什么,这是规矩。”



私心再画一次小团子小殊∠( ᐛ 」∠)_


一壶茅台:

-“你们狐仙头上的耳朵也能听到声音吗?”

-“听得见,比你们人的耳朵好用多了。”

-“你下面那对人的耳朵呢?”

-“基本只是装装样子。”

-“装人样为什么不把尾巴和耳朵藏起来?”

-“我乐意!”


忍不住还是继续画小小殊∠( ᐛ 」∠)_